第二篇认亲记(1 / 2)

赶尸小道[星际] 因倪 2249 字 13小时前

不知道何时方沐水已经结束学业,回到了地球,正在为地球搭建第二宇宙的星际网络。虽然第二宇宙的网络需要大量意修的脑域支持,地球想要发展到这种程度,还需要不短的时间,但方沐水想到了另一种储存意念支持柱的方法,来嫁接网络,尝试了许久,竟然获得了一定的进步,还得到了第二宇宙的专利奖,一跃成为宇宙新晋富豪。

木卿对方沐水的感官并不好,这个自动送上门并且以哥哥自居的家伙,对方善水的控制欲还挺强,哪怕他是以哥哥的身份,这也让木卿觉得无法忍耐。

木卿一直在暗地里阻断方善水和他联系的路径,甚至让校方找理由把方沐水弄到七级文明的一个科研社里,以补充研究员的名义让他在里头帮忙打杂,跑都没地方跑。

只是木卿没想到,就在他筹备结婚的这段时间里,方沐水竟然已经从科研社的打杂翻了身,成为了主要研究员之一,自行回到地球不说,还获得了一项轰动的专利。

这下方沐水是出名了,第二宇宙上,到处在谈论这位新晋钻石王老五的身世来历,木卿想再暗地阻拦方善水联系他,也没有办法,只能一脸纯良地陪着方善水去见那冒牌的娘家人。

方善水联系上方沐水的时候,方沐水正在一个偌大的组装研究式里忙活着,里头到处是正在组装的各种型号的机器人和各种头盔连接器,除此之外,还有不少人形机器助力。

看到这些人形助力方善水不由脸色有点抽搐,他瞟了眼木卿,果然见到木卿的脸已经完全黑了。

那些一会给方沐水端盘子递工具,一会给方沐水擦汗喂果汁的人形助力,赫然都是方善水的脸,简直是真人等身手办一般,还是高科技会动会帮忙的机器人手办。

方沐水看到通讯器后出现方善水的脸,脸上虽然没有动,但眼睛里已经露出了惊喜,以及一点点惊吓,他看了看周边正微笑着给他喂东西的自造手办,再看看通讯器里一模一样的脸,突然有点想流汗。

方沐水面无表情地对着通讯器后的方善水道:“……嗨弟弟,最近还好吗?哥哥过得很不好,太想你了,夜不能寐,食不能安,工作也没有精神。你突然跟男人走了,一去不回,没有半点音讯,哥哥只能沉浸于艺术中睹物思人。”

方沐水趁着解释的功夫,用身体挡住大半的通讯器屏幕,手下悄悄地操作程序,让研究室里的弟弟1号,弟弟2号,以及弟弟3、4、5、6、……n号,通通离开研究室,很快,研究室顿时变得空旷了很多。

木卿望着方沐水的眼神已经变得非常不善,那有正经的哥哥会用自己的弟弟的样子做成手办的,更何况这还是个错误而来的便宜哥哥。

这混蛋是在觊觎方善水么?

木卿恢复笑容看着方沐水,只是笑容莫名有些阴森。

方善水虽然有点囧,但在他印象中方沐水本就是这么古里古怪的人,哪怕再古怪一点,也没差了。方沐水是真心把他当亲人,那种理所当然的侵入式洗脑,时间一长,方善水也有些觉得这就是自己的哥哥的感觉,接受了木卿的求婚后,方善水除了想到已经飞升的师父,就是方沐水了。

方善水和方沐水说了下这些时间经历,并将木卿以弟媳的身份介绍给方沐水之后,通讯器里的方沐水似乎也变得有些低气压了。

方沐水隔着屏幕,面无表情地将木卿从头扫到尾,又从尾找到头,仔细看了好些分钟。

看得方善水都在担心木卿会生气的时候,方沐水突然开口了。

方沐水语重心长地对方善水说:“弟弟,这就是你给我找的弟媳吗?除了看着白净之外,没有一点可取之处了。真的不再考虑一下退货?”

方沐水并不是第一次见木卿长大后的样子,也认出了他就是当初跟在方善水身边的小不点,但是当初他看木卿是以弟弟的宠物的身份,自然没有太高要求,还觉得只要弟弟喜欢就挺可爱;现在再看木卿,却要以弟媳的身份,这下子怎么看怎么不顺眼了,哪怕弟弟喜欢仍旧不可爱。

“你仔细看他面相,鼻梁起节,说明喜怒无常性格怪异,盲目自我;横眉压目,眉棱骨高,说明脾气暴躁,自私自利,明显有暴力倾向,和这种人在一起,你还要小心防范家暴;眼大无神,说明胸无大志不顾家;两侧腮生的突出,说明他孤高傲慢,欲念强……你确定你应付得了,不会觉得辛苦?这人分明就是心思深沉,居心叵测的典范。可怜我一个比一个更愚蠢的弟弟,就这样找了一个比一个更坏的对象,真是一群不让人省心的小混蛋。”方沐水用一种平稳没有起伏的声音,仿佛叙述什么客观性数据报告似的将木卿从头说落到尾。

喜怒无常、暴力倾向……方善水看了木卿一眼,确实木卿在外头还有个暴君的名号。

眼大无神……这大概是当初魂不附体留下的问题,一般时候木卿的眼神很空洞,只有看着方善水的时候,眼中才仿佛看到这个世界似得。

至于孤高傲慢欲念强什么的……咳咳。

木卿见方善水听方沐水说一句面相就看自己一眼,脸上的笑容都有点挂不住了,看着方沐水的眼神也越来越不善。

最讨厌的是,他竟然还真觉得方沐水分析的有点道理,说得他都有点无言以对了。

除开欲念强这点他对方善水表现过,其他那些坏脾气他虽然从不对方善水表现,但对外,他确实就是这么一个人呢,呵呵。

方沐水将木卿数落了一轮后,本来都要数落结束了,但他盯着木卿脸的眼神,仿佛探照灯一般,在将木卿的每一个表情变化都尽收眼底后,他又再次絮叨起来,“弟弟啊,擦亮你已经被蒙蔽的眼睛仔细看看,我才说他两句,他的面相就变得更加险恶了,嘴唇薄而下垂,是寡情寡义,暗藏心机。我看着他的眼神,我就知道,他现在九成九是在想着要怎么把我无声无息的弄死,就算弄不死,也要让我和你离的远远的。如果弟弟你哪天看不到我了,不要怀疑,找你身边家伙要人就是。这家伙太危险了,趁现在感情不深,要不离了吧,回来哥哥养你。”

木卿本来懒得和方沐水说话,听到这里终于被气笑了:“我和善水感情不深,难道你深?他的所有时间都是我的,人也是我的,你有我和善水在一起时间长吗?你有我看到他的次数多吗?你像我一样和他躺在一张床上吗?你有我和他接触的‘深’吗?”

方沐水第一次露出哑口无言的模样,半响才看着木卿嫌弃道:“龌龊。”

木卿:“你才龌龊。”

方沐水:“肮脏。”

木卿:“你更肮脏。”

方沐水:“不要脸。”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