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五十七年前:第五个人(1 / 2)

那年我二十出头,正是如花似玉的年纪,我母亲教我穿正装马甲,披了斯文败类的壳子,行的是衣冠禽兽之事。我的出生是不被期盼的,因为我的母亲她不爱我的父亲,而我年少时总会把事情想得十分简单,七八岁的时候我问母亲,你既然不爱那个男人为什么又要为他生孩子呢?

母亲的表情一向是严肃的,而此时她的神情甚至可称肃杀。

她回答了我的问题,告诉我说,第一,女人生孩子不一定就是为男人生,她愿意生就生了,不然我也不会来到这个世上。

我点头同意,虽然我到底也不知道这话是什么意思。

她停顿了一会儿又说,第二,有些事情并不是想控制就可以控制的。

我于是遗憾地发现确实是这么个道理,她不喜欢我,但还是尽心地把我拉扯大,而且她很忙,她很少会迁就我的想法,我在别家孩子还在父母怀中撒娇的时候就学会了去争去抢,否则我想要的就永远不会是我的。

但我要的东西在我母亲眼里都是假大空得不值一提。

我母亲孑然一身,她和我父亲早年决裂,据说她真正的爱人英年早逝,而且她总板着张脸,因此她也没什么朋友。或许是因为在薄情中沐浴惯了,我偶尔竟然会生出企盼,想着自己应该有怎样的友人簇拥,又应该有如何的爱人伴身,我可以和他们口角交缠,失神之际一并忘却了自己是谁,很幸福的一件事。

而我母亲对此嗤之以鼻。

我不好说我和她谁对谁错,因为在我逐渐长大的过程中我已经发现我和我的母亲并不是一类人,我对于世俗的成功不可理解,我也不能清晰准确地定义属于自己的成功,因此我母亲很不喜欢我,她说我不像她,我第一次反驳她就在这么一个语境下,我反问她为什么我非得和她相像。

母亲头一次被我问住,从那时起我也开始意识到她并不是一个完人,一个完人应该是像他们口口相传的颜子璇大美女一样,是一个漂亮的附庸,一个可鄙的花瓶。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