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章节(1 / 2)

最后一个掌教 秦归月 1960 字 8小时前

“阴女六丁,守我其身。阳男六甲,护我其魂。开得真眼。急急如律令!”

人有三魂,即为天地命三魂。一名胎光,太清阳和之气,属于天,二名爽灵,阴气之变,属于五行,三名幽精,阴气之杂,属于地。

常言说的好:天地二魂常在外,唯有命魂独住身。在身外的天地二魂分别是两把火,分别在人的肩膀两边,而命魂乃是人生存之根本,是一盏灯,在额头之处,身死成游魂之后,此灯便化作鬼门。这便是人身三把火的来历。也有人称它们为“三盏灯!”

在我开了阴阳眼后看到的却是胖子肩头三把火已经灭了两把。

但奇怪的是唯一头顶的一盏灯确实格外明亮,按道理来说现在胖子的情形是处于极度危险状况,肩头三盏灯已经灭了两盏,剩下的那一把盏要不了多久就会熄灭,灯灭魂散则人亡!

但是胖子的情形却是恰恰相反,我仔细的看着他,除了印堂有点发黑外,其他的也看不出什么。就在这时我突然想到了一个办法!

我把目光转到了房间里其他人的身上。

那老道正在跳大神,不过我看他是个骗子。跳了半天胖子也没一点动静,身上的东西压根儿没把他当回事。

至于那个中年妇女我估计就是胖子的母亲,都说儿行千里母担忧,母爱是无私的。当胖子的病医院无法医治时她只能寻找捷径,上点年纪的人都能看出来胖子这不是病。

据那两位警察的说法是:胖子不愿意离开看守所,怕我找不到他,死也不离开,嘴里一直念叨着我的名字。

我心想那道士估计是后悔死了,干这个活简直是吃力不讨好!为啥?要是在普通人那还可以忽悠几句挣点钱,可在这警局还有俩警察看着,他就是想忽悠也没那个胆子。

这会儿正满头大汗的跳大神,旁边那位女警看他的眼神是越发的不耐烦,我猜要不是因为同情胖子母子俩的话是绝对不会让一个神棍跑到警局胡作非为的。

我清了清嗓子对那胖子母亲说道:“婶子,胖子是我兄弟,如今他这情况您也看出来了,肯定不是普通‘医生’能治的。我看他印堂发黑,肩头三把火已经灭了两把,在耽误下去极有性命之忧!”

我这一说那女的也急了:“那可咋办啊,道长,到底好没好啊?”

很显然,此时胖子母亲已经对这老道不抱希望了,开始质疑他。

那假道士脸憋的通红,过了好半天才说话,我看他是在斟酌怎么用词才不会被抓去坐牢:“这,小道虽为茅山道士,但是这种情况即为罕见,恕我无能为力。”

说罢瞟了一眼旁边那女警,那警官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吓得那假道士哆嗦不已。

听到这我一阵鄙视,虽然说我心里骂他假道士假道士,但我没想到他真敢假扮道士!这年头,装阴阳先生的不少,为了钱竟然连道士都敢装!

我也不管他,直接对中年妇人说道:“婶子,我从小吃的就是阴间饭,是位阴阳先生,能不能让我看看胖子?”

我这话一出口顿时那女警脸色就变了,不等胖子他妈回话就怒道:“你年纪轻轻怎么也是个封建迷信?我们是看这母子太可怜才同意这骗子过来,你身为他同学怎么也想着赚钱耽误他的病情?”

她说完胖子母亲也也沉默了,要说那假道士或许有几分可信度,四十多岁,长着一副山羊胡。

可我呢?十几岁的小伙儿,长的噶古琉球的,一看就嘴上没毛办事儿不牢,谁会相信我才是有真本事的人呢?

人,都会被眼前所看到的东西而蒙蔽了双眼。

那女警又趁热打铁对胖子母亲说道:“阿姨,我劝您还是赶紧把他送医院吧,免得耽误了病情,错过了最佳治疗时机。”

这女的说的也不错,只不过我向来对看轻我的行业的人没多少好感。正准备说几句却不想被人抢了先。

“七七煞,下下劫,灵叠灵,人带人。这个月正月十五之前不把我们请出去,他王云龙必死无疑!”

其实我把胖子说的很危险就是为了能实施我的办法,可半路遇到个女警我也是醉了。

正好这回胖子又出声了,这一说话直接把他妈和那女警给镇住了,就连那个假道士也脸色刷的一下就变得惨白起来。

“鬼啊!有鬼,有鬼啊!”

说完也不等我们反应一把跑出了大门。我见状不妙一把把他拉住扯了过来。

笑话,我这一出招魂大戏就看他了,他一走我怎么救人?

我对他说道:“你给我老实点,不然我放鬼咬你!”或许是被我恶狠狠的样子唬住了,那假道士哆哆嗦嗦的蹲在地上不敢说话。

其实胖子那话一出口我也被吓住了,为啥?因为这是何程博的声音!

按照我的猜想是胖子被鬼上身了,但是我没想到的是不是竟然不止一个人。

开了阴阳眼也看不出啥,我天生二魂七魄,少了一个命魂想办个灵魂出窍都难,他大爷的,我都没魂出个毛线啊!

他大爷的!我直接对着胖子母亲说道:“婶子,胖子是我兄弟,我总不可能拿他的命开玩笑吧?再说我又不骗钱,这您也看到了,刚才那医生能治?”

我这话一出口那俩娘们也反应过来了,意料之中的女警没有反驳我。

思考了一会儿后胖子母亲说道:“行,小忆,以前也常听胖子提起你,我就信你一回,你可一定要救救他啊!”说完她又哭了起来。那女警急忙安慰她。

她一同意这就好办了,我对着旁边那个男警察说道:“替我买一鼎香炉,不要金属的,就路边那种陶瓷的。再给我买一沓冥币,不要那种印着“天地银行”的假钞,就那种普通的黄纸。然后是黄表纸,供香。暂时就需要这些。”

我说完那警官点点头就走了出去。

然而我转头来那女警却惊愕的看着我说道:“你刚才在跟谁说话?”

不只是她,就连胖子母亲也停止了哭泣目瞪口呆的望着我。我笑了笑:“身高一米七八,国字脸,二十几岁,短发平头的警官啊!”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