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3 隐秘者(二)(1 / 2)

凌风 林凌Mr 1456 字 10小时前

“我还没有允许你杀死他,你竟然这如此残忍的...杀死了我的弟弟。”他愤怒的取出一柄冰蓝色的长弓,长弓上面的克里斯之箭正不断的吐出寒芒。

“别生气孩子,你不是第一个和我合作却受不了我杀人方式的人,你不过是害怕了,鲜血会让你冷静的...”

话音刚落,只听“锵锵”两声,一道寒芒如同毒蛇一般凶猛而急促的向着伽那席卷而去,伽那被这突如其来的袭击打乱了脚步,他慌忙抬起挡住冰箭的右手,被寒芒齐肩斩断,在箭尖刺进他皮肤的一瞬间,他的手臂上突然疯狂的生长出无数的冰雪倒刺,如同肆意疯长的藤蔓,不断交错绞杀,接踵而至,在不断响起的“咔嚓咔嚓”声中,将他的整条右臂,被切割绞碎成了粉末。

伽那狼狈的踉跄了几步,脸色苍白,肩部的伤口处不断的涌出鲜血,黏稠的血液组织顺着他的黑色袍子淌下来,不时又瞬间炸开,然后突兀的冒出几根尖刺来。

伽那淡然一笑,身体上沾满了黑褐色污浊的血液,显得他的笑容诡异而邪气,他褪下长袍,脱下来的长袍上还滴淌着快要干涸了的鲜血,他的胸膛平坦而轮廓分明,挺拔的身躯犹如一位的年轻的战神,而在右肩位置,正不断的扭曲的生长出一条新的血肉,他的血管清晰可见,在血管的覆盖之下,集中一身的密集流淌的魂力正逐渐完善生长的血肉与组织,仅仅片刻,那条被粉碎了的右臂便又重新恢复了原状,一条完美无暇的肌肤,一条崭新的手臂。

“我的左手,是被称为【死亡之骨】的杀器,但你一定不知道,我的右手才是真正最强的武器,因为,它的重生速度,近乎于【神】。”

突然暴起的风尘在一瞬间变成褐色,席卷着将银袍者包裹其中,只听几声嗤嗤声过后,一声沉闷的惨叫从黑雾中渗出,他挥了挥手,浓雾开始散去,在周围冷眼旁观的人们也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银袍者半跪在地上,从地面上稀稀疏疏的爬走几只黑色的甲虫,而在黑甲虫的腹部,大股的鲜血清晰可见其中包裹的浑浊的血肉,不断的翻滚,令人恶心。

而他的长袍已经半残半破,而整个右面的身子,已经完全没有血肉包裹,连血液都只在左腔的肌肉血管中流淌,他的肋骨显露在风沙之中,而脏器挂在外面,仅剩下几根血管和组织衔接,他的右眼到脚趾处的白骨被黑虫啃食的完全没有了形状,只剩下大体的骨骼轮廓,他挣扎了一下,右边黑漆漆的眼眶里爬出几只血虫,将眼眶重新包裹进来。而在他此时的身体中已经感受不到丝毫的魂力。

“惹恼了死神,是不是很刺激呢。”

一层黑纱笼罩在伽那的身旁,极简的将伽那重新隐藏起来,他的眸子宛如黑夜中的野狼,散发着危险的讯号,而原本浑浊的灰色瞳孔此刻呈现出莹亮的幽绿,愈发的清晰与诡异。

“你...你...咳咳。”银袍者咳出一口鲜血,脸色越加的苍白,他周身的两名侍卫将他缓慢的搀扶起来,目光呆滞,惶恐的吞咽着唾液。

伽那没再说话,消瘦的身影步履缓慢的向着更深处的沙漠行进,荒芜中扬起的风沙很快的将一行人的脚印淹没,像是海浪一般的盖过层层叠叠的明暗沙丘。

就在离这里不远处的一小块水源,那座小城突兀的屹立在那里,像是立在繁茂花园中的一处坟墓,格外显眼的一块区域,也格外的孤零。

伽那冷笑了一声,重新遮戴上了兜帽,由银袍者带领,其他人紧跟在他们身后。

从表面上来看,这只队伍与普通的商队并无差别,且还逼真的很:一行手无寸铁的货售小贩经历了重重危险与艰辛,每个人的脸上都沾满灰尘和鲜血,像是刚刚受到偶然的灾难,缓步向着耐尔城的方向行进,人们自然不会吝啬同情与收留。

所有的危机都产生于懈怠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