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温暖的心(1 / 2)

第九十八章

“怎么会……这样……”兰伽握住门把的手忍不住紧了紧。他再次见到斐瑞的时候心中也有疑惑,斐瑞的年龄与他相差无几,但他的样子却和当年相比几乎没有变化。他当时没有多心,但却没想到,这却是用他的寿命换来的!

斐瑞说完这句话故意做出不在意的样子,但是其实心里也忐忑的不得了,他见谢里尔一言不发沉默不语的样子,心顿时冷了下去。

果然……没有人会接受这样的自己。

就像在西奥多那边的基地里一样,那些哨兵偶尔会远远的看着自己流露出爱慕的神色,但是一看到自己靠近就立刻避之如蛇蝎唯恐躲闪不及。

曾经那么渴望的温暖和爱意,到最后连奢望都不敢了。哪怕得到了,也只有摇着手赶忙推出去。生怕别人被自己拖累,连尝试都没有勇气。

明明遇到了和自己最相容的哨兵,第一次见到谢里尔,对方就直接被自己的信息素味道吸引,而自己又何尝不是呢?恨他强迫了自己,可是如果不是自己这样的残破不堪,恐怕也不会反抗的那么激烈。和他结合前最后一刻所深深恐惧着的并非是对方的占有,而是害怕会得到后再失去,害怕最后会看到对方后悔的脸。

与其把两个人都拖入深渊,还是自己来痛苦就好了。

这样想着,他尽是做些招对方讨厌的事。不断地挑战着对方的底线,却一次又一次的被温柔的包容。这样的爱意一度让他的想法动摇,心里重新有了那么一点点小小的期冀,但是或许是他不该有这样的想法,是他奢望太多,最后受伤也是活该。

“让我回基地,切尔西博士或许有办法解开结合……或许能让你忘掉和我有关的一切。”斐瑞眼里的希望彻底熄灭了,他语气平淡的对谢里尔说。早就预料到的结局,却还是会心痛,真是愚蠢。

“不……!不……”谢里尔突然挣扎着从床上坐起来插着针管的手死死抓住斐瑞的手,身上插的管子都被他扯得乱七八糟的,他嘶哑着嗓子拒绝着“你不许走!不行!你刚刚的意思难道不是愿意让我陪着你吗?你要后悔了吗?还是我又做梦了?!”

“你冷静点。”

斐瑞被他仿佛要起来和人拼命的势头吓到了,只好任由他握住自己的手,不解的说:“明明是你……你一直话也不说,我以为你是……嫌弃我。”

“怎么可能?!”谢里尔这才发觉在这温暖的房间里斐瑞的手竟然是冰冷的,心疼攥住他的双手,扯开病号服抓着他塞进去,放在心口温热的皮肤上暖着。

“我怎么会嫌弃你?我只是……我只是以为自己又是在做梦!”谢里尔目光热切的看着斐瑞,他的目光热的几乎能灼伤人,斐瑞觉得自己的脸上快要烧起来了,别扭的转过头去。

害自己暗中伤心了半天,结果只是对方反应迟钝!想到这里斐瑞几乎气结。

“可是……你知道我活不许久……你比我年轻很多,本该还有一百多年的寿命,有家人、有朋友……”说着说着,斐瑞的目光又黯淡了下去。

“说什么傻话!”谢里尔摁住对方的肩膀强迫他看着自己“如果不能和你在一起的话,那我这一刻活着和死去有什么区别?!”

谢里尔直直的盯着对方,几乎是在质问。他不许斐瑞逃避,对方必须得明白,无论如何自己都不会离开他,就算是死,他也会缠着他!既然已经知晓了对方的心意,那么就要彻底断绝对方从自己身边逃走的想法!

“斐瑞,看着我。”谢里尔双手微微用力,脸贴得非常近,呼吸都打在彼此脸上“既然你不讨厌我,那就不要再想能从我身边逃开!我会死死的缠着你的……我再也不会离开你……就算是死!你也要和我死在一起!”

“我……”斐瑞没有再说话,他闭紧了眼睛,脸上很快一片湿凉。嘴上有温热的触感贴了上来,没有再拒绝,斐瑞第一次安心的靠在了谢里尔的怀里。任由哨兵抱着自己,吻着自己,身体被手臂箍得发疼,脸上密密麻麻的吻不断落下。

一切的害怕和孤独都消失了,一个人藏在心里十年的痛苦都随着泪水一起发泄出来。

如此的心安,从未有过的。

世界都变得温暖了。

兰伽站在门外,默默的垂下手转身离开了。

兰伽离开谢里尔的病房,觉得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滋味,不想回去,就一个人在基地随便乱走,被冷风吹着也毫无知觉一样,等到回过神来,才发现天都已经黑了。

回到房间,屋子里只亮着一盏灯,温暖的橘黄色灯光下,亚撒正在等他。兰伽感觉自己突然就活了过来,冰了一下午的心脏突然被注入了一股暖流。

“回来了怎么也不进来?”亚撒若有所感的抬头,正好看到他站在门口发愣,起身迎了上来“手怎么这么冷?”

没有问他去了那里,只是自然的把他拉进来关上房门。小心翼翼的捧起他的手放在唇边哈气。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